阅读新闻

阿富汗局势

发布日期:2021-09-14 18:02   来源:未知   阅读: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13日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对记者说,阿富汗的人道主义援助需求“每时每刻都在增加”。他说,仅在过去的一个月中,就有超过1000人丧生或受伤,赫尔曼德省、坎大哈省和赫拉特省的局势尤为严重。他说,至少有24.1万人被迫逃离家园,医院人满为患,食物和医疗用品正在减少,道路、桥梁、学校、诊所和其他基础设施正被损毁。

  新华社联合国9月9日电 联合国安理会9日举行阿富汗问题公开辩论会。中国常驻联合国副代表耿爽在会上表示,今天的阿富汗站在历史的十字路口,希望阿富汗能够做出正确选择,走出一条符合自身国情的发展道路。

  耿爽表示,阿富汗宣布成立临时政府,是阿恢复国内秩序和战后重建的必要一步。希望阿富汗汲取历史教训,兑现所作承诺,团结各民族、各派别,构建广泛包容的政治架构,奉行温和稳健的内外政策,保护妇女儿童权利,坚决打击恐怖势力,同各国特别是周边国家发展友好合作关系。

  耿爽指出,中方欢迎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拟于9月13日在日内瓦举行阿富汗人道局势会议,希望国际社会特别是主要捐助国加大对阿援助力度。与此同时,国际社会应帮助阿富汗挖掘自然禀赋、地理位置和人力资源优势,开展区域合作和互联互通,推进经济社会发展,增进普通民众福祉。阿富汗海外资产被冻结是阿当前经济困难的重要原因之一。这些资产属于阿富汗,应用于阿富汗,而不应被用作威胁和牵制的筹码。

  耿爽表示,阿富汗局势同整个地区的和平发展息息相关。长期以来,阿富汗邻国和周边国家积极支持阿富汗和平、和解、重建进程,为推动阿实现和平发展作出巨大努力。这些国家身处外溢、毒品跨境走私、难民移民外流等冲击的第一线,国际社会应该理解它们面临的困难,尊重它们作出的牺牲,支持它们付出的努力。

  阿什拉夫·加尼8日在社交媒体发布声明,为他所领导的阿富汗政府突然倒台而向阿富汗人道歉,同时强调有关他带走国库数以百万计美元现金的说法不实。

  加尼在推特发表声明,承认他执政时没能带给阿富汗稳定和富裕。“极其遗憾的是,与前几任总统相似,我的篇章以这种悲剧方式结束……我向阿富汗人道歉。”

  他解释,之所以不辞而别,是因为安全团队告知,如果他继续留在喀布尔,上世纪90年代的可怕巷战场景将在这座首都重演。“离开喀布尔是我这一生作出的最艰难决定,但我认为,那是避免冲突,挽救这座城市及其600万居民性命的唯一方式。”

  8月15日,宣布控制喀布尔。加尼在社交媒体说,为避免流血冲突,他已经离开阿富汗。他当时没有明确表示已经辞职,也没有说明去向。大约三天后,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政府证实,加尼已经抵达阿联酋。

  加尼政府倒台后,阿富汗驻塔吉克斯坦大使在塔首都杜尚别举行新闻发布会,指称加尼从国库取走1.69亿美元。

  加尼在推文中反驳,“腐败影响我们国家数十年,反腐一直是我总统任期内的重点工作”,他本人及妻子“对待个人财务一向小心谨慎”。

  联合国发言人斯特凡纳·迪雅里克说,联合国方面迄今没有收到任何有关调查上述嫌疑的请求,“就这件事,我们没有收到任何形式的联络。阿富汗人的财产归阿富汗人所有”。

  他的不辞而别引发诸多盟友批评,同样令美国政府吃惊。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8日接受阿富汗黎明新闻网站采访时说,美方对加尼出走事先并不知情。

  “我们所知道的是,他离开以后非常短的时间内,阿富汗安全部队体系崩溃、政府垮台,”布林肯回忆,“加尼出逃前一晚告诉我,他准备好战斗到死,但不到24小时,他就离开了阿富汗。所以,我们肯定事先不知道他要出走,我们当然也没做任何事协助他出走。”

  8月15日进入并控制喀布尔,美国及其盟国紧急组织本国公民及相关人员从喀布尔机场撤离。8月30日晚,一架美军运输机运载最后一批驻阿美军飞离喀布尔机场,美国正式结束持续近20年的阿富汗战争。(杜鹃)(新华社专特稿)

  2021年9月8日,应巴基斯坦政府倡议,阿富汗邻国外长会以视频方式举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外交部长阿卜杜拉希扬、巴基斯坦伊斯兰共和国外交部长库雷希、塔吉克斯坦共和国外交部长穆赫里丁、乌兹别克斯坦共和国外交部长卡米洛夫、土库曼斯坦外交部副部长哈吉耶夫共同参加。

  注意到随着外国军队的撤出,阿富汗人民现在必须决定自身命运,让“阿人主导、阿人所有”的国家和平和解进程真正落地。

  认识到阿富汗局势演变过程再次证明,军事手段不能解决阿富汗问题,强调在阿富汗建立一个阿富汗各民族参与的包容性政治架构十分重要。

  强调联合国安理会相关成员应承担阿富汗和平重建的责任,支持阿富汗发展社会和经济基础设施,向阿富汗人民提供关键性的经济和人道主义援助。国际社会不应抛弃阿富汗人民。

  强调邻国应携手应对共同挑战,加强睦邻友好合作,促进和平、安全、稳定、地区互联互通、民间交往、贸易投资和经济一体化,造福整个地区。

  一、根据《联合国宪章》规定,支持阿富汗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及内政不受干涉,强调阿富汗的未来应由阿富汗人民决定。

  三、强调阿富汗有必要组建开放包容的政治架构,实施温和稳健的内外政策,奉行睦邻友好的周边政策,实现持久和平、安全和长期繁荣的共同目标,尊重阿富汗的基本人权,包括少数族群、妇女和儿童权益。

  八、重申“伊斯兰国”、“基地”组织、“”、“巴基斯坦”、“俾路支解放军”、“真主军”及其他恐怖组织不能在阿富汗领土上立足。

  九、表示愿保持同阿富汗口岸开放,畅通货物跨境流动,为阿富汗获取外部支持、尤其是人道主义物资运输提供便利,增强阿同本地区国家的经贸联通。

  十一、指出过去20年阿富汗毒品产量持续增长,对阿富汗人民和国际社会造成重大危害。强调有必要停止阿富汗的毒品生产。

  十二、呼吁保障联合国机构和其他人道主义组织不受阻碍进入阿富汗并得到保护,以便向有需求的阿人民提供必要援助。

  十三、敦促国际社会根据国际责任和共担原则,为阿富汗难民提供充分、可预测、定期和可持续的财政支持,包括为其及时遣返提供充足资源。

  十四、注意到邻国实施的主要国际能源、运输、通信、基础设施和其他项目,对阿富汗社会经济发展、积极融入世界经济、确保阿富汗人民福祉至关重要,呼吁国际组织和金融机构为上述项目的实际执行提供必要支持。

  十六、同意今后继续举行阿富汗邻国外长会,由各国轮流主办,下次会议将在德黑兰举行。将设立阿富汗问题特使(特别代表)定期会晤机制和驻阿富汗使馆代表定期会晤机制,共同努力,协商推进具体工作。

  据报道,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与德国外长马斯9月8日共同主持多国参加的阿富汗问题部长级视频会议。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9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中方没有参加这个会议。最近国际上涉阿富汗问题的多边会议和倡议很多,应该加强协调、注重实效,对阿富汗局势发展施加正面积极影响。

  赵立坚说,美国一方面讲关心阿富汗民生福祉和经济重建,另一方面却把一切能带走的都带走,不能带走的就炸毁,连喀布尔机场的导航设施和属于阿富汗人民的民航飞机也不放过,这是过河拆桥,给阿富汗留下了满目疮痍;美国一方面花大笔的钱,从阿富汗捞人、撤人和安置几万美国关心的阿富汗人,另一方面却对数千万阿富汗民众的疾苦袖手旁观、一毛不拔,对不负责任撤军制造出来的数十万难民不闻不问;美国一方面要求别人尊重基本人权,另一方面却对自己在阿富汗等地践踏人权的劣迹讳莫如深,而且仍在给阿富汗人民制造新的痛苦。

  他说,美国一方面回避自身对阿富汗今天乱局不可推卸的责任,另一方面却对他国特别是阿富汗邻国的建设性努力妄加揣测,说三道四;美国政府一方面说要反恐、打恐,另一方面却继承前政府的错误政策,不同意将“”重新列为恐怖组织,事实上在搞双重标准和选择性反恐;美国一方面反复表达在阿富汗问题上希望与中国合作,希望中国做更大贡献的愿望,另一方面却声称自阿撤军是为了集中精力对付中国,旨在转移战略重心,应对所谓大国竞争。

  “我不知道美方这些逻辑何以自圆其说,美国需要给国际社会一个交代。”赵立坚说。(记者孙楠、伍岳)

  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9月8日例行记者会上答问时表示,中方重视阿富汗方面宣布成立临时政府及一些重要人事安排,这结束了阿富汗长达三周多的无政府状态,是阿恢复国内秩序与战后重建的必要一步。中方也注意到阿塔方面表示,成立临时政府是为了尽快恢复社会和经济秩序。

  汪文斌表示,中方在阿富汗问题上的立场是一贯和明确的。“我们尊重阿富汗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不干涉阿富汗内政,支持阿富汗人民自主选择符合本国国情的发展道路,希望阿富汗能构建广泛包容的政治架构,奉行温和稳健的内外政策,坚决打击各类恐怖势力,同各国特别是周边国家友好相处。”(记者马卓言、温馨)

  有报道称,美军完成从阿富汗撤离前故意毁坏了喀布尔机场雷达等大量设施。美国中央司令部司令麦肯齐承认,美军离开喀布尔机场前破坏了机场内数十架飞机。据了解,这其中包括阿富汗的民航飞机。对此,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9月8日说,可以说,美军从入侵阿富汗的第一天开始,直到离开阿富汗的最后一刻,都在给阿富汗带来巨大破坏,都在给阿富汗人民造成严重伤害。美方声称美军已完成在阿使命。

  难道美军的使命就是破坏阿富汗国家、伤害阿富汗人民、甚至在最后撤离前还要为阿和平重建制造更多的障碍吗?汪文斌说,美军在阿富汗的20年就是一本活教材,生动展示肆意对他国进行军事干涉、将本国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强加于人究竟会带来什么样的结果。当前阿富汗历史正在翻开新的一页。国际社会有必要深入思考,如何防止阿富汗的悲剧再次上演。(记者温馨、马卓言)

  新华社北京9月8日电(记者温馨、马卓言)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8日在例行记者会上就阿富汗宣布成立临时政府回答了记者提问。

  汪文斌说,中方重视阿富汗方面宣布成立临时政府及一些重要人事安排,这结束了阿富汗长达三周多的无政府状态,是阿恢复国内秩序与战后重建的必要一步。中方也注意到阿塔方面表示,成立临时政府是为了尽快恢复社会和经济秩序。

  汪文斌表示,中方在阿富汗问题上的立场是一贯和明确的。“我们尊重阿富汗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不干涉阿富汗内政,支持阿富汗人民自主选择符合本国国情的发展道路,希望阿富汗能构建广泛包容的政治架构,奉行温和稳健的内外政策,坚决打击各类恐怖势力,同各国特别是周边国家友好相处。”

  王毅表示,我们要引导敦促阿富汗团结各民族、各派别,搭建广泛包容的政治架构,奉行温和稳健的内外政策,同恐怖势力划清界限,同各国特别是邻国建立和发展友好关系。进入喀布尔以来,在建政、反恐、友邻等问题上作出积极表态,我们对此表示欢迎。关键要落实到具体行动中。其中最重要的两点:一是广泛包容,二是坚决打恐。期望能汲取历史经验,在临时政府期间与阿各民族、各派别积极互动,履行对外作出的承诺,争取得到更多的国际认可。

  中新网北京9月8日电 (记者 梁晓辉)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8日在例行记者会上指出,美军在阿富汗的20年就是一本军事干涉他国的“活教材”。

  有记者提问,有报道称,美军完成从阿富汗撤离前,故意毁坏了喀布尔机场雷达等设施。美国中央司令部司令麦肯齐承认,美军离开喀布尔机场之前破坏了机场内的数10架飞机,据了解这其中包括阿富汗的民航飞机,请问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汪文斌表示注意到有关报道。“可以说美军从入侵阿富汗的第一天开始,直到离开阿富汗的最后一刻,都在给阿富汗带来巨大破坏,都在给阿富汗人民造成严重伤害。”

  汪文斌指出,美方声称“美军已经完成了在阿富汗的使命”,难道美军的使命就是破坏阿富汗国家,伤害阿富汗人民,甚至在最后撤离前,还要为阿和平重建制造更多的障碍?美军在阿富汗的20年,就是一本活教材,生动展示了肆意对他国进行军事干涉,把本国的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强加于人,究竟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汪文斌说,当前阿富汗历史正在翻开新的一页,国际社会有必要深入思考如何防止阿富汗的悲剧再次上演。(完)

  据报道,阿富汗宣告成立了新政府。对此,在今天(8日)的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发言人汪文斌表示,中方重视阿富汗方面宣布成立临时政府及一些重要人事安排,这结束了阿富汗长达三周多的无政府状态,是阿恢复国内秩序和战后重建的必要一步。我们也注意到阿塔方面表示,成立临时政府是为了尽快恢复社会和经济秩序。

  汪文斌指出,中方在阿富汗问题上的立场是一贯和明确的。我们尊重阿富汗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不干涉阿富汗内政,支持阿富汗人民自主选择符合本国国情的发展道路,希望阿富汗能构建广泛包容的政治架构,奉行温和稳健的内外政策,坚决打击各类恐怖势力,同各国特别是周边国家友好相处。(总台央视记者 申杨)

  阿富汗7日在喀布尔宣布组建临时政府,表示将确保阿富汗“持久和平、繁荣与发展”。发言人扎比乌拉·穆贾希德表示,最高领导人海巴图拉·阿洪扎达将以埃米尔的身份领导国家。

  分析人士指出,虽然在军事上已基本控制阿富汗全境,但执掌政权对于来说意味着更大挑战:对内需稳定局势,实现民族和解,改善经济民生;对外需妥善处理与周边国家关系,尽快获得国际社会认可。

  穆贾希德7日公布了临时政府代理总理、代理副总理、代理内政部长、代理国防部长和代理外交部长等主要成员名单。在宣布组建临时政府后发表的声明中说,阿富汗愿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上与周边国家及世界各国发展稳定健康的关系,绝不允许任何人或组织利用阿富汗领土威胁别国安全。阿富汗政府将努力保护所有外交使团、人道主义组织和外国投资者的安全。

  目前,阿富汗国内局势仍未完全稳定。6日说,经过激烈战斗,其已完全控制潘杰希尔省。但与交战的阿富汗全国抵抗阵线对此予以否认。此外,“伊斯兰国”阿富汗分支等极端组织依然盘踞在阿境内,构成安全上的巨大隐患。

  如何协调阿国内各派别力量,成为掌权后面临的一个重要问题。俄罗斯《消息报》网站文章分析指出,主要依赖占阿富汗人口42%的普什图族。将其他民族和派别的代表纳入国家治理体系非常重要,否则混乱和内战的风险将不可避免。西北大学中东研究所教授闫伟表示,能否弥合民族矛盾、保障少数民族权利,是面临的一大挑战。

  经济民生同样是掌权后亟待解决的问题。历时20年的阿富汗战争留下一个满目疮痍的国家和饱受苦难的人民。据报道,阿富汗失业率高达38%,约72%的民众生活在贫困线日表示,阿富汗面临经济挑战,阿富汗商人和投资者应参与解决经济问题。同时,他也希望所有国家与阿富汗保持良好的政治和贸易关系。

  此外,分析人士认为,还面临内部人员组成复杂、执政经验不足等问题,领导层需要加强内部管理,有效管控分歧。

  美国白宫发言人普萨基7日表示,美国“不急于”承认政府,需要根据其今后的“行动”来决定美方立场。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3日在欧盟成员国外长非正式会议结束后表示,欧盟与的接触将取决于五项条件:承诺阿富汗不会成为向其他国家输出的基地;尊重人权特别是妇女权利、法治和媒体自由;通过谈判建立一个具有包容性和代表性的过渡政府;允许人道主义援助自由进入阿富汗;遵守承诺,允许外国公民和阿富汗人离境。

  俄罗斯《独立报》网站刊文指出,应首先证明自己愿意进行和解与建设,并确实与“基地”组织决裂,把“伊斯兰国”武装分子和其他“圣战者”逐出阿富汗。

  穆贾希德此前在进入喀布尔后举行的首次记者会上曾表示,计划在阿富汗组建一个包容性政府。希望与各方都保持良好关系,以发展经济、实现国家繁荣。

  俄罗斯《消息报》网站刊文指出,人们希望阿富汗各方能够达成理想的共识,组建一个把阿富汗“从悬崖边拉回来”的政府。唯有如此,长期受苦受难的阿富汗人民才有未来。

  随着美军8月31日全部飞离阿富汗,这场耗时最长以失败结束的战争,美国需要去如何反思?美国政府的阿富汗重建特别监察组(SIGAR)在历年的审计中,发现了至少190亿美元的浪费,然而这只是美国在阿富汗烧掉的数万亿美元中,微不足道的小钱。历史在反复警世着:“窃国者侯,窃钩者诛”。能够被SIGAR搬到台面上来讲的,阿富汗战争贪腐者,大多是些小苍蝇罢了。真正的大老虎们,不仅豪气大手笔,还能名正言顺地将美国纳税人的钱据为己有。今天我们就来跟随美国的舆情,扒一扒这些苍蝇和老虎们,是如何利用阿富汗战争盈利,大发国难财的。

  2021年8月16日,正值阿富汗政府军在的政治攻势下,土崩瓦解之时,美国著名的国际关系杂志《外交政策》,刊发了一篇由乔治敦大学安全研究项目,助理教授克里斯丁·菲尔撰写的文章《巴基斯坦和美国背叛了阿富汗人民》。作为一份在美国和国际外交领域,具有重要影响力的刊物,《外交政策》经常能登载,美国政府官员和外交理论界“顶流”人士的文章。而乔治敦大学更是美国国际关系领域最重要的研究机构之一,不少政客将此作为长期养老或者中场休息的场所。在美国扶植的阿富汗政府彻底瓦解之际,乔治敦大学国际关系学教授,发表一篇当面批评美国政府阿富汗政策的文章,自然值得关注一番。

  《外交政策》发表的文章,还是从美国国家利益角度出发,戴有色眼镜分析阿富汗局势,其中心观点为美国政府无视巴基斯坦政府对的大力支持,导致做大并形成今天的局面。不过,为了证明美国政府无视阿富汗当地的情况,整出一系列昏招,作者列举出了很多证据,这其中不乏令人吃惊的槽点。比如文章指出,美国政府在阿富汗的投资,80%到90%的钱又回流到了美国。以国防承包商为代表的私人企业和华盛顿的政客,将绝大部分的援阿经费收入囊中。即便是那些留在阿富汗的钱,也多被阿富汗政府和当地美国承包商非法截留,并没有多少真正留给阿富汗人民。

  7月30日,SIGAR发布的美国国会季度报告是美军全面撤离阿富汗前最后一份季报,但这份季报中的“瓜”一点都不少。报告罗列了众多美方人员的刑事案件:一名美国政府承包商通过竞标作假,拿到美国国际开发署资助的阿富汗国家电力建设项目;美国国民警卫队一名负责后勤的士官,以坎大哈驻军公务使用的名义,订购了大批电脑和家具,并运回到自己在田纳西的家中;一家为阿富汗美军提供空运服务的承包商,使用年久失修的直升机,违背了承包合同,被迫向美国政府缴纳1108万美元的庭外和解费;还有一名美国承包商,利用职务之便,伙同他人从坎大哈机场偷走了发电机和汽车等设备,被判入狱51个月等等。

  △SIGAR的7月份季报声称,为美国政府找回来超过16亿美元的犯罪赃款,不过阿富汗人民应得的钱恐怕不在其中。

  SIGAR在这份季报中表示,由于该部门不懈地调查美国援助阿富汗款项的违规使用乱象,至今为止总共帮助美国政府追回了超过16亿美元。不过这16亿美元,恐怕并不会包括那些,违反阿富汗当地法律的部分。比如根据2010年《纽约时报》的报道,两家挂在同一美国公民名下,负责美军基地维护的承包商,没有支付给阿富汗当地多家分包商一分钱,总共拖欠了500多万美元的劳务费用。事情被曝光之后,美军的公关负责人辩称,是阿富汗企业未正确填写文件信息,才导致他们没有拿到钱。但纸包不住火,这事越闹越大,美军被迫宣布同这两家承包商解除了合作关系,两家公司随后在2012年宣布破产。据《纽约时报》援引驻阿富汗国际援助部队官员的话,这只是外国企业在阿各种违法行为的“冰山一角”,美国承包商 “助长了(阿富汗的)混乱局势”。

  上面提到的都是小苍蝇,虽然案件频发,但多为几十万、几百万美元的“毛毛雨”,真正从阿富汗战争款中捞大钱的,还得数那些能给美国政府施加重要影响的军火巨头。一家美国民间安全政策智库“安全政策改革研究所”(SPRI),根据美国联邦总务署(GSA)的公开数据,统计出在20年的阿富汗战争中,五大军火承包商,总共从国会手中拿到了超过2.02万亿美元的资金。而根据SIGAR自己的统计数据,美国政府花在阿富汗的钱,重建经费和军费加起来也才不过9820亿美元,而布朗大学做的一份阿富汗战争支出估计,则有2.26万亿美元。可以说,阿富汗战争开支对于美国而言,就是一笔糊涂账。当然,账越乱,浑水摸鱼的机会也就越多。根据《外交政策》的文章,美国刚刚占领阿富汗时,阿富汗当地警察是长期受苏式训练的,使用的也是苏制和俄制装备。美国人来到以后,不顾阿富汗的国情,如高文盲率等,强行培训使用美式装备的新安全队伍,并引进一些比俄制武器昂贵、娇嫩的美式装备,当然结果也显而易见。美国援助阿富汗警察和士兵装备的采购费用,就这样源源不断流入军火商的腰包里。

  △SPRI统计的历年(横轴)国防承包商拿到的经费情况,柱状条颜色由深到浅分别是洛克希德·马丁、雷神、通用动力、波音和诺斯洛普·格鲁门。竖轴为经费总额(B =10亿)

  由政府机构、军队和国防承包商,共同构成的政治势力军工联合体,并不满足于买卖军火赚钱。根据美国有关部门的勘探,阿富汗山区蕴藏价值超过1万亿美元的矿产资源。非政府组织“有组织犯罪与腐败报告计划”(OCCRP)的报告显示,美军特种部队从2011年开始,就与阿富汗库纳尔省的军阀一道,非法开采当地资源。该项目后因外界曝光而被迫暂停,但却在阿富汗总统加尼的支持下又悄悄重启。美国弗吉尼亚州一家有军方背景,名叫SOS国际(SOSi)的企业,其子公司“南方发展”从阿富汗政府手中拿到了库纳尔省的矿石购买权,而该子公司的大股东之一,就是加尼总统的弟弟哈什马特·加尼。这类丑闻经常见诸各种媒体。

  《外交政策》一文的结尾,作者依然在为美国政府找补,声称是美国对巴基斯坦的绥靖政策,才导致了阿富汗变成“当代伊斯兰恐怖组织”的活动基地,因此美国政府要怪,只能怪自己。明面上在责备美国,实际还是把锅甩给了巴基斯坦。然而,从该文中的事实论据,以及国会审计部门、外部媒体、非政府组织等多方公开报道,人们看到的是一派在占领区肆意妄为的情景。上到军方和大企业,小到士官和有门路的个人,无不想在千疮百孔的阿富汗国土上,用尽各种“合法”与非法手段,吸食着阿富汗人的财富和美国纳税人的血汗钱。正如《纽约时报》报道中,那名国际援助部队官员所言:是美国政府和企业在当地的乱作为,激起了民愤,导致“叛乱”的火苗屡禁不绝。随着美军在阿富汗20年经营的草草收场,数万亿美金的水漂付之东流。这场失败需要从美国自身找原因,而非怪罪于其它因素。可惜的是,敢于自我批评和反省的政客,以及能切中要害、有担当的学者,能为政府对外政策纠错的舆论,在当下的美国,可谓凤毛麟角。而阿富汗也只有真正走上独立自主的道路,才会迎来硝烟散尽的曙光。(央视记者 景肇)

  新华社喀布尔9月7日电(法里德·贝赫巴德)阿富汗发言人穆贾希德7日在喀布尔举行的记者会上表示,决定组建临时政府,并公布了临时政府主要成员。

  其中,穆罕默德·哈桑·阿洪德将出任临时政府代理总理,阿卜杜勒·加尼·巴拉达尔和阿卜杜勒·萨拉姆·哈纳菲出任临时政府代理副总理。西拉杰丁·哈卡尼出任代理内政部长,穆罕默德·雅各布出任代理国防部长,阿米尔·汗·穆塔基出任代理外交部长。(参与记者:史先涛)

  新华社喀布尔9月7日电(法里德·贝赫巴德)阿富汗7日在宣布组建临时政府后发表声明说,临时政府将确保阿富汗“持久和平、繁荣与发展”。发言人穆贾希德表示,最高领导人海巴图拉·阿洪扎达将以埃米尔的身份领导国家。

  声明说,临时政府组成人员将在伊斯兰教原则下努力工作,保护国家最高利益,保障边境安全,确保阿富汗“持久和平、繁荣与发展”。阿富汗愿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上与周边国家及世界各国发展稳定健康的关系,绝不允许任何人或组织利用阿富汗领土威胁别国安全。阿富汗政府将努力保护所有外交使团、人道主义组织和外国投资者的安全。

  声明还表示,阿富汗需要人民的支持,以重建饱受战争蹂躏的国家。阿富汗人民应遵守伊斯兰教原则。政府将保护人权。

  穆贾希德当天在阿富汗首都喀布尔举行的记者会上宣布,决定组建临时政府,并公布了临时政府主要成员。他在记者会结束后回答媒体提问时表示,阿洪扎达将以埃米尔的身份领导国家。(参与记者:史先涛)

  新华社多哈9月6日电(记者杨元勇)卡塔尔埃米尔(国家元首)塔米姆6日在卡塔尔首都多哈会见到访的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和国防部长奥斯汀,双方讨论了美国撤军后阿富汗局势、美国从阿富汗撤侨行动等。

  据埃米尔办公室在其网站上发布的消息,双方在会见中讨论了地区和国际形势以及双边关系等。塔米姆在会见中收到美国总统拜登的信件。拜登感谢卡塔尔对美国在阿富汗的撤离行动提供的帮助,同时感谢卡塔尔为举办美国与之间的谈判所付出的努力。

  布林肯离开美国前在社交媒体上发文说,他此次将访问卡塔尔和德国。奥斯汀在结束对卡塔尔的访问后将访问沙特阿拉伯、巴林和科威特。

  此外,据卡塔尔埃米尔办公室网站消息,塔米姆6日还会见了到访的沙特内政大臣阿卜杜勒-阿齐兹·本·沙特,双方探讨了双边关系、国际和地区局势、反恐以及安全合作等。

  阿富汗当地时间8月30日23时59分,最后一架美军运输机从喀布尔国际机场起飞,标志着2001年“9·11”后美军在阿富汗发起的军事行动结束。随后在机场部署特种部队,完全接管了机场。